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北京育儿嫂 >> 正文

【江南】酒徒 (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选举

为了迎接第六届村长选举,大关村连任三届的村长“宋小酒”可是一脸疲惫,请吃请喝走老关系,加上挨门挨户的为选民送选票,整整五天,他像一台上足了劲的闹钟,竟然没有睡一宿囫囵觉。

“宋小酒”是他的外号,他的真名叫“宋万代”,因为他酷爱喝酒,而且是每喝必醉。而每次在半醉半醒的状态中,他都不忘唱上一段“酒干倘卖无。酒干倘卖无,酒干倘卖无,多么熟悉的声音,陪我多少年风和雨……”每当他破锣一样的嗓子唱到此处,他都会禁不住泪如雨下。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他那个为保卫国家而失掉一条胳臂的老子,英雄加资格的光环,才使这个当年还乳臭未干的毛孩子,理所当然的坐在了村办公室。

宋小酒是后来人们给他的雅称。并且有好事者还为他编了一个顺口溜;“公家的小酒天天醉,喝坏了党风喝坏了胃”。这所谓的“公家”指的就是他喝酒的钱没有一分钱是自家兜里的,要么是被人家请,要么是吃公家。

今天是村民选举的正日子,大关村十八岁以上的村民,几乎是头一次拿到那张神秘又沉重的选票。因为以前只听说选举,可是还没有等大家去参选,村干部的选举就已经诞生结束。我们还没有选呢,怎么就已经选出来了呢?尽管大家都在疑问,可事实已经木已成舟。哎!谁当还不是一样,人们只有用这样一句无奈来圆心中的不满。

这次选举,可说是历史上头一次的严格,乡里下达命令,每个十八岁以上的公民,必须手握一张选票,一旦发现有作弊者,一生禁止参选村官。

也许真的是害怕了,大关村原任领导班子开始了慎重起见。村长兼书记宋小酒这次表现积极,他几乎是亲自把每个选民的票送到大家手上,临了还不忘关照一句,还请父老乡亲们多多支持我啊!对着宋小酒那张常年被酒精浸得发紫的脸,大关村村民在他走出门后,不自觉地吐上一口吐沫。但是不论是吐沫还是怨气,人们终究是拿到了他们作为公民该享有的公民选举证。

选举是在乡政府领导的监督下进行的。当局促不安的选民们小心翼翼地把自己心中的村干部填在选票上的时候,他们的心里,别提有多紧张多肃穆了。我们这才叫自己选干部哩。

宋小酒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些平日里见到他就低下三分头的村民们,今天竟然一反常规,很多人竟然当着他的面就说出来一句;不能再选那些靠公家生存的臭虫了。他听到这句话时,已经紫猪肝一样的脸,还是不自觉的发烧起来。

选举进行的异常顺利,大家的选票几乎是一面倒倾向了刚刚读完农大的回村大学生赵强。宋小酒觉得无地自容了,自己想连任的梦竟然被一个刚回村的大学生赵强顶替了,而且票数竟然是自己的两倍。

窝囊啊!他一个人,还没等大会结束就来到三子的饭馆里。给我来几瓶酒,哎!三子一边应承一边从啤酒箱里往外拿酒。“宋书记”,今天这酒钱……还没等三子说完;宋小酒已经不情愿地从兜里掏出一叠50元的钞票,你看这些够不够?啊!三子不觉得睁大眼睛,在他的思想里,宋小酒从来没有从自己兜里掏钱喝酒的习惯。

第一次喝自己的钱,他还是觉得心痛不已,可是没有办法,自己已经是落配的凤凰不如鸡了。想到这里,他的郁闷和悲哀一起涌上心头,那种滋味,像被千万个蚂蚁撕咬一样。

赵强当选,和宋小酒落选的消息像一阵风吹遍了大关村,村里的老少奔走相告。自然,这消息也像一颗炸弹,把宋小酒那个即凶恶又贪婪无度的老婆花子炸的心血模糊。

哼着酒干倘卖无,宋小酒酒醉归来。站在门外,他一边用手扶墙,一边用右手推门。不料,此时被失败炸的怒气填胸的花子早已经把门反锁上。他用力拽门,可是那个被防盗锁锁住的门一动也不动地站在原地。再拽,再拽,直到他无力地坐到地上,屋里的门也没有半点松动。

他举起胖乎乎的手,第一次去敲门。当当当,屋里没有声音。当当当,当当当,他真的急了,屋里这时候传来一个粗声粗气恶狠狠的声音,“你是哪个”?他用力甩了一下肥胖的脑袋;“宋万代。男,汉族,党员,生于1960年。村长,大关村书记”。里面全无声音。

他第二次举起手去敲门,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里面又恶狠狠地问;你是哪个?他急忙挪了一下坐在门口的身体,“宋万代,上过小学,当过班长,沾了老子抗美援朝的光,在村里当了书记,一干就是三十年。还……”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觉得酒往上撞,一张嘴,一口酒肉就喷了出来。屋内,仍然没有声音。

他调整了一下身体的弧度,第三次扑向门口。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或许是他敲门的节奏太长,里面那恶狠狠的声音又问;你是谁?他突然觉得想哭,一张嘴,一口东西伴着眼泪一起喷了出来。“我真是宋万成,老子叫宋二铁,抗美老兵,娘叫秀英,生我第二年就得疟疾死了。”他以为这下门可以开了,可是等老半天,里面还是没有声音。

这时候他家喂养的一只小鹿狗跑了过来,它先在主人的怀里拱了一下,然后用软绵绵的舌头舔着主人流下来的眼泪,最后它在主人吐得污浊的嘴上用力舔着。或许是狗的忠诚感动了他,他一下子抱起只有半尺高的小狗。狗狗,“我真的是宋万成,中共的好党员啊!我不贪……不贪?他自言自语。那我的一百多平米的瓦房哪来的?我儿子什么也不干那轿车哪来的?我老婆满身的金银首饰又是哪来的?我不嫖……突然他闭上了酒气熏天的嘴巴,那个在酒店里卖弄风情的小姐一下子就钻进他的脑海。不赌…….可是我明明的喜欢码长城啊!而且是逢赌必输。”唉!他叹了口气,刚刚好转的情绪一下子又占领心窝。

他右手抱着狗,左手撑着地往门口又挪了一步。第四次抬起手敲门,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或许是因为他敲门的频率过高,里面那恶狠狠的声音又响起来。你是谁呀?此刻,他的悲哀不亚于心死。都说树倒猢狲散,他今天还站在这里,可是猢狲已经跑光了,就连平日里吃自己喝自己的女人,今天也可以把他像狗一样关在门外。

“宋万代,宋朝的宋,万年的万,代代相传的代。李桂花,你快给我开门。老子要回家睡觉。”“滚,你个完犊子货,连一个村长书记都保不住,你还有脸回来,怎么不在外面找个尿窝窝淹死”。说完,屋里,又一次生息全无。

他终于放开喉咙哭起来,酒劲也随着哭声像涨潮的海水一样撞了上来。他突然觉得很热,索性松开怀里那只被他的抱得要窒息的小狗。然后脸贴在地上,边大口大口地吐,边抽抽搭搭地哭。最后吐得连苦胆汁都出来了,他双拳捶地,两脚乱刨,折腾中,不小心一脚踹在门上,此刻,那扇紧闭的房门突然打开,一个胖得圆滚滚像充水的气球一样的女人窜出门来。

她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以为你是谁呀,你还是村长书记那会儿?你现在狗屁不是,还在这跟我装大瓣蒜”。说完;还没等他缓过神,一扭屁股,又咣当一声把房门关上。

“我是谁“?他用沾满灰尘的手抹了一把含揦子直淌的嘴角,”我是谁?“共产党员?大关村党支部书记?大关村村长?还是宋万代?我他妈的到底是谁?

重庆治疗癫痫哪家
南京癫痫病专治医院
癫痫小发作吃东西有什么禁忌

友情链接:

望峰息心网 | 亲子鉴定需要什么 | 乱世群英 | 军人婚姻网 | 印尼煤炭价格 | 拳王创世纪 | 腐男漫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