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哥弟羊绒大衣 >> 正文

【筐篼文学·微小说】掌心里的阳光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这是在三月,南方正是雨水多的时候,这一天,天刚有点亮了,林静就醒了,昨夜她听了天气预报说今天是晴,林静躺在床上望着房间头顶的瓦片,眼睛不眨地盯着,那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吸引她,她是那样地专注出神地盯着,她清楚地知道瓦片上的那一道缝隙,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天开始渐渐明亮,虽然房间昏暗,但从那细小的一点明亮林静就感觉得到,她知道她等待的即将会出现,突然那道缝隙射出了一道光,落在林静的被子上。啊!阳光!阳光终于出来了,林静不由在心里欢呼起来。兴奋地用双手轻轻地伸出,在心里高兴地:‘久违了我的阳光!’捧着那一束阳光,是那样无比的虔诚。

这么些天几乎天天是雨,好久没有感受这样的阳光了,林静记得去年冬天那突如其来的车祸让她在医院里昏迷了三天,醒来时一切都改变了,她将再也站不起来,是脊椎损伤,她瘫痪了,18岁啊,正是如花一般的青春年华,那时感觉天都是暗的,就像她现在的房间,林静的房间不大,安放了张床和桌子就没多少空地了。林静的床虽然靠在窗子下,可那种瓦房子的窗户开的很高又小,阳光照不进来,所以房间是昏暗的,林静整天的只能躺在床上,林静想这样的赖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一了百了。那一日,林静躺在床上,等父母都出去干农活了,就从枕头下摸出几日积攒下没有吃的药丸想全部吃掉,因为林静实在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可是当她正准备要吃的时候,是那一束阳光,从瓦片的缝隙里射进来,落在她的床上,那是一道怎样的光啊!温暖,明亮,强烈得直透人心,不知道为什么,也说不出来由,林静就是被那一束阳光感动了,她的心里好像被那一束阳光豁然照亮,就像她封闭的心突然洞开了一扇窗子一样,她不由地伸出双手,把阳光托在掌心,那一刻犹如给她打了一针强心剂,林静的心激动了起来,她不想死了。于是她每日都与那一束阳光约会,每天都等待那一束阳光的到来,即使是在阴天或下雨她也不灰心,因为在那样的天气的日子里也有期待,因为阳光会来的。

林静凝望着手中久别的阳光,泪水竟下来了,阳光在掌心上是那样地温暖,如一盏烛火呵在手中,阳光在慢慢地移动,她在床上趴蹭着手托着阳光也随着移动,一直把阳光捧在掌心,直到消失,以前每个有阳光的日子她也是这样,虽然阳光停留在她的床上时间不长,只有两个钟头左右,但林静很满足。

第二天,依然是晴朗的天气,林静心情很好,那一束阳光就在她的掌心,突然她听到阿姨对爸爸说:“吃过早饭后,把房顶上的瓦翻修一下,下雨都有漏了,小静的床上就有一处漏,上次下雨时她的床上都要撑一把伞。”“是该翻修了。”林静的爸爸回答说。吃过早饭后,林静的爸爸搬来梯子爬上了房子,当翻修到林静床上房顶瓦片那个地方的时候,林静就喊:“爸,我头顶那里能不能给我不要翻修。”“为啥?就是为你才翻修的,如不翻修下雨又要给你撑把伞了。”林静的爸爸说。“可是没有阳光......”林静小声地说。“啥,阳光?”爸爸问。林静没有再说下去。当那一个缝隙被修好的瞬间,林静的心也就暗了下来。

没有了那阳光,林静变得郁郁寡欢了,心情不再是那么地开朗,有点暴躁,总是莫名地发着脾气,把床头桌子上茶杯扔到地上去,把被子里的棉絮撕出来,端来的饭很多时候不吃,有时候摔了筷子,起初林静的后妈(林静叫阿姨)曾细声地问:“小静,你怎么了?”林静不说话,次数多了林静的后妈就开始嘴里不时地厌怨罗嗦起来,诸如“天天地伺候着还生起脾气来了!”、“怪谁呢?躺在床上都躺不个自在。”林静听了就不由地伤心,心想:“是啊,现在我瘫痪了,就开始嫌弃我来了。”俗语有言“久病床前无孝子”,更何况她是后娘,后娘就是后娘啊。

林静的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病死了,她是奶奶带大的,这阿姨是在奶奶去世的第二年爸爸找的,那年林静十四岁,突然一个陌生的女人走进自己的家门从此接替妈妈的位子,林静虽有点不高兴但也默认,毕竟这个家也确实需要一个女人操持,爸爸也需要有人照顾,阿姨能够好好对自己的爸爸就行,实际上阿姨对她也很好,林静的爸爸要林静改口叫妈,林静也不想因叫阿姨而生疏着,但她实在叫不出来,阿姨说就叫着阿姨吧,所以林静就这样叫着阿姨了,阿姨生了小弟弟后,家里的生活越来越困难了,偿还奶奶治病欠下的债、弟弟吃奶粉的钱、自己读书的学费,都得靠爸爸一个人挣,而农村就那么几亩田地吃都不够,所以爸爸只好在农闲的时候去打点短工,四十岁不到的父亲就开始白了头发,十六岁的时候,林静就辍学跟着村里的姐妹进城打工,林静想减少爸爸的一点负担,可是不成想,去年出车祸了,才十八岁呀。本想帮爸爸减点生活压力,现在却还得爸爸侍侯着自己,林静那时觉得生不如死。

林静开始总是做梦,没来由地做梦,做了醒,醒了睡,又是接着做,很多次她都梦着奶奶,梦着小时侯奶奶喊她“小心肝”,梦着小时侯奶奶照顾她吃饭洗澡,牵着她上街玩或窜邻居的门,梦着在十三岁那年她站在奶奶的病床前,奶奶颤微地说:“静儿,奶奶不在了,你要好好照顾爸爸,你妈妈早去了,他一个人不容易啊。”林静含着泪说:“我会的。”

一日,林静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觉得口渴,不停地喊着:“水,水......”被林静五岁的弟弟听到了,林静的弟弟就爬上桌子去倒热水壶里的茶,突然“砰”的一声热水壶破了,接着就听到林静弟弟撕心地哭叫,林静一下子就醒了,林静大声地叫阿姨,阿姨听到跑来看见儿子被茶水烫着了,搂着儿子呜呜地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一个茶都不会自己倒,有我服侍就够了,还要我儿子服侍你。”看着儿子烫成那样心疼得把所有的气都撒在林静的身上,林静委屈得只有伤心地流着泪,能说些什么呢,弟弟是为了给我倒茶烫着了,那一天林静没有吃饭,阿姨几次把饭端到床前说:“静,对不起,今天阿姨不是有意的,吃点饭吧,不然会饿坏了身体的。”林静没有搭理,心想:不要再假惺惺了,我有些受不了。

没有阳光的日子,林静好像封闭了自己,日渐消瘦了,精神一天不如一天,经常发着低烧,打针吃药都不管用,林静做着梦,在梦里躺在奶奶的怀里,好多次说着糊话喊着奶奶,醒来后看见爸爸和阿姨在床前流着泪,林静病得很重,他们都担心林静这样下去恐怕会不成了的。

这天,天气很好,早晨的阳光穿过大门前的走廊落进客厅,林静的弟弟拿着镜子玩,把阳光折射透在墙壁上,林静的床正好是和客厅通往房间的门正对着的,林静的弟弟也许是出于调皮,就把阳光折射到姐姐的脸上,林静突然感觉那阳光的温暖,睁开睡得迷糊的眼睛,林静的脸上露出好久没有的笑容,林静的弟弟在那把镜子移来移去的,林静伸出手去抓那阳光,阳光移到那里林静的手就跟着那去,他们像是做着游戏,林静的弟弟笑的很开心,林静也是一样开心,只不过林静的开心是见着了阳光。

于是在有太阳的日子,林静的弟弟就喜欢拿着镜子把阳光折射过去照林静,他们玩得不亦乐乎,渐渐地林静的精神状态竟好了起来,爸爸和阿姨看着高兴。

林静的生日到了,这一日依然是很好的天气,林静的爸爸走进房间说:“静,你整天地躺在床上也确实很难受,我抱你出去吧。”林静的爸爸小心地把林静抱起走进客厅,然后放在一辆轮椅中,林静坐在轮椅上手握着轮椅,看着这一切,林静的眼睛涌出了泪水,“静,哭啥,你应该高兴啊。”阿姨说,“很早你阿姨就对我说,看着你整天躺在床上不是办法,会闷出病来的,她很是心痛,说我们省吃俭用点也要为你买辆轮椅,那样就可以让你出来走走,爸爸没用,赚不了多少钱,所以等到今天你生日,我们才能给你一辆轮椅。”林静的爸爸说。林静听到这,望着阿姨,然后轻轻地亲切地叫了声“妈!”,此刻,外面明亮的阳光正打在林静美丽的脸上。

附记:这个故事原形来自我一个十几年的笔友,现在当然是电话联系,她就是在十八岁车祸而瘫痪的,只是她的家庭不是和我故事里的一样,那些日子她给我的来信总说那样的生活着很想死了算了,而我能做的只有苍白语言劝解,因为我实在不知道她由一个健康的突然变成整天只能躺在床上或坐在轮椅上是怎样多么的痛苦。

2012.3.29.深夜

湖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呢
湖北治疗癫痫费用
郑州癫痫治疗的医院是哪家

友情链接:

望峰息心网 | 亲子鉴定需要什么 | 乱世群英 | 军人婚姻网 | 印尼煤炭价格 | 拳王创世纪 | 腐男漫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