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军人婚姻网 >> 正文

前健力宝球员搞青训称推广校园足球堪比卖保险

日期:2018-7-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前健力宝球员搞青训 称推广校园足球堪比卖保险

张然的足球早教机构已具备了相当的规模。

韩涛(右)20年后与恩师朱广沪重逢于巴西。  黎江文 摄

20年前,留学巴西的健力宝青年队曾是中国足球的拓荒者,承接着一代人对中国青训的希望,巴西留学的宝贵经历成就了他们后来成为了中国足球的中坚力量。如今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在退役后仍然坚守着对足球的热爱,转型成为教练或足协官员,继续行使着对中国足球的责任与使命。

在当年那支健力宝青年队中,如今已经有了多位“明星教练”——李铁是广州恒大队的唯一中方助教,李金羽也成为了中甲沈阳东进队的主教练,郝伟还是中国女足国家队的主帅。

相比以上职业足球圈的一线教练。同是健力宝一代的隋东亮、张然、韩涛、李健、刘麟等人,却在基层从事着青训工作,他们并没有很高的收入,也没有很高的知名度。但若干年之后,他们付出后收获的成果或将成为中国足球最稳固的基石,中国足球未来的希望。

恰逢健力宝留学20周年纪念,重返巴西的这些昔日健力宝明星,与记者聊起了他们转型成为青训园丁后的种种经历,这当中有快乐与收获,但更多的还是艰辛与不易。专题策划 魏必凡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邹甜

韩涛

人物档案

职业:重庆足协技术部官员,负责校园足球

在中国足球最低谷的时候,我们开展校园足球就是每天捧着重庆市的大黄页,给各个学校的校长打电话,那种感觉就像是在搞传销卖保险,被对方挂电话是常有的事。——韩涛

推广校园足球堪比卖保险

在重庆,目前已有110所中小学正在开展校园足球,从9岁到19岁的中小学生都有了各自年龄段的青少年锦标赛,在校园足球联赛的绿茵场上,孩子们享受着足球带给他们的快乐,让韩涛收获一份沉甸甸的幸福感。

四年前,在中国足球反赌打黑的最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是哪家呢?低谷期,韩涛成为重庆市足协技术官员,那一年,韩涛和部门同事组成一个3人小团队,对校园足球展开了一段充满荆棘的拓荒之旅。

在进入校园足球之前,韩涛曾经带过重庆队征战2005年和2009年两届全运队征战全运会,在那之后他接到了一项新工作任务——校园足球。“2009年算是中国足球最低谷的时候,那是一个谈足球色变的时期,这对于我们搞校园足球的人来说,真的特别困难”,谈及最初搞校园足球的那段经历,韩涛直言不堪回首,“那时我们部门只有3个人,每天都捧着重庆市大黄页,照着电话本上面的电话一个个往中小学校的校务处、校长室打去,把我们的方案跟他们讲,那种感觉有点像是做传销卖保险的,被挂断电话是常有的事,毕竟那时外界对足球的看法比较负面,但只要对方有一点点兴趣,不管有多远,我们立马开车到对方的学校跟人家细谈我们的计划,刚开始人家都不太信任你,但我觉得只要我们真诚地去做,学校还是会愿意尝试的”。

在重庆,健力宝梧州癫痫治疗中心青年队这块“招牌”是十分被认可的,但韩涛从不会在校园足球的推广中以健力宝球员身份“推销”,“大家很认健力宝这块牌子,但我觉得我们就是做校园足球的,只有我们做好了本职工作,然后也许某个时刻人家从别的侧面了解到你的经历,人家会更敬重你,也因为这份敬重,他们能感受到我们的用心与努力,一起合作搞好校园足球”。

事实上,在校园足球的范畴,重庆一直有着自己的竞赛体系,即便是在中国足球最低谷的时期,也一直在坚持,“在我进入校园足球之前,重庆在青少年的竞赛体系里,从9岁到19岁一直有各级联赛,但那时的情况很困难,最少的时候各级联赛的球队少得只剩下个位数,而且没经费办赛的时候,只能让球队交报名费来维持,我们要做很多工作去说服学校坚持做这件事。后来我们在原有的基础上投入了更多的经费和器材,情况才慢慢有了改善。”

四年发展110所足球学校

校园足球以学年为赛季,在2009/2010的第一赛季,韩涛的校园足球工作组走出了艰难的第一步,第二和第三个赛季的情况相对有了好转,在第四个念头,重庆已经拥有了110所中小学成为校园足球特色学校,踢球的孩子超过3000人,而足球人口则多达万人。

对比国外的校园足球,韩涛说,尽管国外的校园足球十分先进,但中国有着中国的特殊国情,中国只有摸索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子,“国外孩子的训练都是课余时间去,但人家的课业没我们中国那么重,人家业余时间很多,但中国的孩子只要上了初中,课业压力就很重,中学生每天能有1个半小时训练时间就很不错了。”

如今重庆的校园足球已经走在了国内的前列,“体教结合就是教育系统为主体,在不脱离学校家庭社会的环境里培养足球兴趣,增大足球人口,我们按这个方式走。从这个基础上挖掘有天赋的孩子,实际上对竞技足球是一种促进”。

据了解,近几年重庆青少年足球蓬勃发展,但由于职业足球发展水平不高,重庆足球也不幸成为人才流失的“重灾区”,包括恒大、鲁能、北京在内的多个俱乐部来重庆“挖人”,但从另一个侧面说明,重庆青少年足球发展初见成效。

韩涛说,校园足球是一个遇水架桥的事,中国的校园足球只能通过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努力,探索出一条符合自己前进的路子,“如果今天我们不搞校园足球,将来国家队、职业队就不会有优秀的人才可用”。

期待退役球员成为足球老师

目前在校园足球的工作中,学校的指导员以校方的体育老师为主,体育老师与职业足球的差距成为校园足球发展路上的一大障碍,“校园足球想要做得更好,需要提高指导员的水平,这四年下来,我觉得指导员的水平进步并不大,体育老师确实很努力,但他们对足球的感悟和理解比起我们经历过职业足球的人还是有局限性的,另外他们比起主课老师,在学校中的地位不高,使校园足球不能有更快的发展。”

在韩涛看来,提高指导员水平并非没有捷径,“假如能将退役运动员吸纳到校园中,或许能快速提高校园足球的指导水平,但关键问题在于退役运动员无法进入校园编制,其收入十分低下,但如果能给予退役运动员一个合适的薪水,让他能安心在校园做事,我相信会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所以下一步我想着手做领导的工作,看看政府或体育局甚至社会企业能否承担部分的费用,我相信月薪四五千以上,会有人愿意来干,等效果好了之后再继续完善。”

十年后,中国的校园足球会怎样?对于这个问题,韩涛说,“现在我就是在做青少年足太原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是哪家球,我对青训的前景还是很有信心的,中国足球的大环境一点点复苏,现在踢球孩子比最低谷的时候大大增加郑州军海脑科医院,那些以前改行的教练不少都想回来带队。我觉得这些细节让我感觉十年以后,中国足球的底子会有一个很大的进步。”

友情链接:

望峰息心网 | 亲子鉴定需要什么 | 乱世群英 | 军人婚姻网 | 印尼煤炭价格 | 拳王创世纪 | 腐男漫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