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拳王创世纪 >> 正文

【凤凰·凤】一个人的地久天长(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犹犹豫豫,在高铁即将启动的最后一分钟,阿楠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了车厢。刚刚站稳,车厢门贴着他的后背缓缓关上。

“去还是不去,这可是个两难命题。”这一句,犹如复仇王子哈姆雷特的经典疑问。

只是阿楠他承诺过了,在阿苒生日之际一定会赶来苏州为她庆生。

十月的天气是一年中最好的,不冷不热,温度适宜,一件薄薄的西服就可将一个人的潇洒帅气赠予红叶飘逸的秋天。在阿楠的记忆中,最美的秋天是香山红叶秀美的秋天,可是,那也只是不可重复的一段记忆,仅仅成为了记忆罢了。

高铁的车速快极,即便快极的车速,然而,从W市到达苏州也要五个多小时。阿楠戴着耳塞听手机播放的音乐歌曲,想让心情坦然。与其是说听音乐歌曲,不如说是想平复煎熬的心绪。太难了,比挑千斤重担还要难上百倍都不止。轮到他这个八零后,乾坤大挪移,爱情、婚姻、家庭,于他们来说就是一道连接天堂与地狱的坎。对阿楠而言,过于玄幻,整个一个敢问路在何方的序曲,他谓之轻喜剧,他大抵吃了一个苦杏子。高物价、高房价不说也罢,尤其是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彩礼,直压得包括他在内的适婚年龄的人喘不过气来。

高铁依旧疾驰,丝毫不影响阿楠的思绪。途中,他的母亲给他打来了一通电话,告诉他,妈上年纪了,只想抱抱孙子。

抱孙子?这句话让阿楠头大。他就怕他的脑海装着一颗定时炸弹,在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一天,不经意间突地爆炸。阿楠的心好乱,母亲突然来的电话,简直让他抓瞎。“抱孙子……”八字还冇得一撇咯,姆妈喔,您就想快点画上一捺,我太难了。阿楠率性脱了西服,感觉有点小闷热,不由得轻轻地呼口气。

前年也是十月,那时的香山红叶格外耀眼,也极为诱人。阿楠只身前往帝都,面见网友阿珊。他们约定的地点正是香山,有那么一点点诗意的浪漫。他们准时见面了,双方都觉得靠谱,“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那是得要多少次的轮回才有了今生今世的金童玉女之相逢噢。

然而,阿珊提出,必须帝都买婚房。阿楠算了算,帝都的房价高得离谱,一平就得五万,一百平就要五百万。阿楠说,阿珊,我在W市已购买了婚房,是我妈给买的,与帝都比起来也丝毫不差。阿珊说,我是帝都的人呢,我可不做下里巴人。阿楠说,在过去,W市是内地版的香港,是中国四大名镇之一,比帝都名气还大,那有么事下里巴人哦。再说了,我离不开W市。阿珊有点诧异,说,为嘛?阿楠就如实告诉阿珊说,为了我母亲。阿珊说,是我重要还是你母亲重要?阿楠说,都重要。只是,我想要给你说明的是,自从我爸过世后,十年来,我母亲独自撑起了一个家,独自撑起了一家企业。她也算是女强人,也算是一个比较成功的女企业家。只可惜,三年前,我母亲得了重病,瘫痪在床。就在她瘫痪之际的那一年,她为我购置了婚房,一百六十平的婚房。由于瘫痪,公司贱卖,家运一落千丈。如果要我在帝都买房,如果要我离开我母亲,我阿楠真的做不到!

沉默,沉默。阿珊不再沉默。阿珊笑笑,说,你的故事很感人,让大作家给你写部小说,一定可以得绝品咯。我也相信你母亲身体不怎么好,可是,我不是一个可以随便降低身份的人,我的确喜欢你,喜欢你的体贴,喜欢你的帅气,喜欢你微笑的傻气。女人一见钟情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可我没法阻止我的心。只是,趁我现在还没死心塌地的爱上你之前,最好你现在就离开……

玉女离开了,金童还有必要留下来欣赏香山的红叶吗?!

去年,阿楠终于平复了内心的波澜。幸好那时他的心伤得还不够深,因为他担心他的母亲,所以,他沉默了他的“冲动的惩罚”,揪掉了自己的几绺头发。阿楠的母亲那时问阿楠,你怎么不答应她把她娶回家?阿楠想说,现在的姑娘是那么好娶的么?!只是他不敢有一丝愠色,忙陪着笑脸,道,姆妈,她不如照片上的她好看,还没有我好看咯。阿楠的母亲就说,人不能光看长相,要的是心好。心好则百事都好。阿楠说,姆妈,可是我已经拒绝了她呀,再也不往来呀。阿楠的母亲不高兴地说,你凭你的漂亮脸蛋拒绝过好几个女孩子了,你呀你,上帝不该给你一张俊美的脸,你这花心的脸到处留情,到处惹祸,到处伤害女孩子的心,你就不怕老天惩罚吗?!阿楠暗暗叫苦,只得开口叫屈,不是呀,姆妈,现在的女孩子都是物质女孩子噢,我就一单纯的傻瓜……

阿楠在为自己叫屈的同时,为了母亲抱孙子的意愿,再次网上觅缘。好在有心人天不负,阿楠觅得了一位红颜。

这红颜就是阿苒。

阿苒水灵灵的,好一朵出水芙蓉。诗仙太白有诗云: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阿苒说,你人好就好,我什么都不缺,真的!

阿楠与阿苒视频过了,的确,阿苒称得上是位冰清玉洁的仙子,天上几无、人间唯一。阿楠满心欢喜,把帝都的旧事渐渐给淡忘了。他希望在他三十五岁前遇到生命中的真正的缘。阿楠直呼为知音。

阿楠想到了这么一句流行语: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惟愿阿苒是他阿楠的今生知音。在那个认定知音的晚上,阿楠喝了三瓶啤酒,有点微微的熏醉。

在阿楠决定来见阿苒的那个晚上,阿楠祈祷道,阿苒,你是我的有趣的灵魂,你是我命中注定的知音。

临出发前,阿楠的母亲说,这几天,你妹妹可以照顾我的饮食起居,你安心去苏州一趟,好好陪陪阿苒。你也老大不小了,要娶个媳妇儿了。妈手里还有三十万,你得用在她身上。你把阿苒给娶回来了,你就是孝敬我,你就是心疼我,你就是妈妈的宝贝乖乖。阿楠,我死之前,我一定要抱抱孙子……

阿楠亚历山大。

阿楠希望不辱使命。

阿楠答应了,只是眼里噙着泪。

苏州美呀,古话说得有,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杭指的就是苏州和杭州。可想而知,生在苏州是如何的幸运了,又是如何的幸福了。苏州的风都是清甜的,淡淡的有蜜的气息。苏州的拙政园也是极好的去处,那千古名著《红楼梦》里的大观园据说就有拙政园的影子。

阿楠去苏州,是想把他这一生的幸福都给带回来。

婚姻是人生的大事,在过去,再穷的人家也要娶个老婆成家立业。凭阿楠的实力,娶回花仙子也非难事,就凭他的那张俊美的脸。

网上讲究对眼,任何人看到阿楠都觉得阿楠不属于人间,他来自天国,他可能就是仙子转世投胎。阿楠不好意思说自己错过了好几次缘分,不知是他的缘分未到还是他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呢?

阿楠给自己打气鼓劲,下定决心与花仙子阿苒双飞双栖。

阿楠记得有这么一句话:即便老天给你三次机会,若不去把握,那便是你无可救药。

阿楠不曾蹉跎岁月,他的岁月都有着无与伦比的意义,而他也的确做到了每一天都让身边的人开心快乐。那怕他自身受莫大的委屈,他也要笑着给人以欣悦。阿楠是个好男儿,只是他生不逢时。他有着常人不曾有过的委屈,为了照顾瘫痪的母亲,他辞了职。好在,网络也能赚点小钱,在照顾母亲的同时,阿楠也能养家糊口。

阿楠乘坐的高铁在阿楠的左思右想中抵达了苏州。

我来了。阿楠如是说。

七星级的酒店灯火辉煌。

阿楠与阿苒见面了。阿苒精致的五官,正是阿楠梦寐以求的。一千次的擦肩而过,终于换来了一次今生的回眸。阿楠的眼睛透着明快的笑意,他的疲惫也一扫而光。沐浴后的他,特意洒了一点古玛香水。这古玛香水可是世界名牌,要价不菲,一万元一小瓶而且缺货。阿楠要让他身上的香水配得上阿苒的气息。阿楠感觉阿苒吹气如兰。包括阿苒的笑意,以及她的得体的举止,都是阿楠极满意的。阿楠心说,苏州来对了。

如果……阿楠就有了那句古诗,……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阿楠所在的七星级酒店带阿楠进入了梦幻。阿苒踩着梦幻般的步伐缓缓来到了阿楠的跟前,声音似那珠圆玉润。她的声音也要叫那星月逊色,让阿楠的心微微激荡。

好一个“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阿楠没法不运用这句诗词,虽然不太想用,可是,他找不到更为恰当的词句了。

阿楠极希望为阿苒赋诗一首,他要以他的方式爱她,把世界上最好的都给她,他还要把人世间所有的温柔都呈献给她。

阿苒则是这样的心声,你是我的白马王子,你是阆苑仙葩,你是美玉无瑕,你是我心底蓬勃的阳光,你是我生命的泉流。

阿楠就问,这七星级酒店还能入仙子的法眼否?

阿苒说,我来对了地方。

阿苒又说,宁愿在宝马车里偷哭,也不在单车上假笑。

寒暄已告一段落,阿楠开始了一段马拉松式的艰难的谈判。

为阿苒定制的千元生日蛋糕浅尝辄止。阿苒表现得格外淑女。“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阿楠的目光炯炯有神。他看向阿苒。

阿楠说,我想向你求婚。

阿苒说,我是处女,你可明白……

阿苒话中有话。

阿楠说,我为寻求有趣的灵魂,已单身了三十三个春秋。

阿苒说,得一人而白首,择一城而终老。

阿楠说,我的爱,地久天长。

阿苒说,我觉得我们最好不用玫瑰相示永远……

阿楠说,你即便要天上的星星,我也愿去天上为你摘取。

阿苒莞尔一笑,道,星星是骗傻瓜的。最好实际点。

阿楠说,如何实际?

阿苒说,我妈说了,现在中国有三千多万光棍,不愁嫁。嫁就嫁一个家底殷实的人家。

阿楠说,只要你肯嫁给我,凭我的才能,一定会让你过上公主一般的生活。

阿苒说,你果真是有心人,我没看走眼。

阿楠说,你要的幸福,我都有。

阿苒说,那好,咱们最好再实际点。

阿楠说,再如何实际?

阿苒说,我妈说,彩礼一百万,婚礼前打入账上。

阿楠说,一百万彩礼呀?

阿苒说,你没听错,一百万。公主的身价一百万算少的,只因我看上了你!

阿楠说,能否三十万?

阿苒说,说好的摘星星的呢?

阿楠一听,顿时傻了眼。原来他是不懂浪漫为何物,说好的星星,绝对不是现在女孩子要的浪漫,最好的浪漫则是物质的拥有,不需要一千万,一百万总有吧,否则,那就是瞎浪漫了,那就是书生意气了。你要懂,傻子才不懂。你要有了百万,我就为你唱一首“……你这该死的温柔……”

阿苒说,怎么,哑巴了?

阿楠望望阿苒,突然觉得阿苒好陌生。阿楠说,我们是在谈恋爱吗?

阿苒说,拿一百万再说谈恋爱的话。

阿苒的语气有点冷冰冰。

阿楠说,我们是不是在苏州呀?

阿苒说,跟苏州有啥关系?!

阿楠说,苏州与杭州都是天堂喔。

阿苒说,没有一百万,人间处处都是你的地狱。

阿楠说,你就这么物质了?你为嘛不让我看到爱情?

阿苒说,我来到七星级酒店陪你消磨时光,这难道不是爱情的体现?!

阿楠说,我拿三十万给你,都是将我母亲治病的钱拿给了你,你有点同情心好不好?!

阿苒说,你顾你的母亲,谁来顾我的母亲呢?我的母亲就我一个独生女,你就那么忍心不让我母亲过一点点好日子吗?!

阿楠一听,被噎住了。好半天才说,我娶不起……

阿苒冷冷一笑,道,我早就料到,W市来的穷酸!

阿楠全身颤抖,道,你……

阿楠买好了回W市的高铁票。

那是秋风微漾心扉的季节。苏州的杨柳枝依旧是那样的绿那样的细柔,仿佛默默倾诉吴侬软语似的。

阿楠进了高铁站,只是他还有点不死心。他几次朝高铁进站口的那个方向频频张望,盼花仙子阿苒出现在他的眼前。她对他来讲,实在是太重要了。他的爱情、婚姻、家庭,全都系于她一身。

阿楠叹了一口气,暗暗道,阿苒你不要那么物质好不好?我们说好的地久天长呢?

高铁开始检票了,阿楠希望在高铁启动前的那一刻出现奇迹。只是,直到高铁飞一般疾驰,还是没有所谓的奇迹产生。

阿楠苦恼透顶,他回W市又该如何交待?想了想,阿楠再次脑洞大开,他心里勾勒着这样的对话:姆妈,她整容了,我才不稀罕她呢!

在阿楠的内心深处则澎湃着这样一则心语:今生怕只怕一个人的地久天长。

癫痫病的病因有那些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武汉那里的癫痫病医院好

友情链接:

望峰息心网 | 亲子鉴定需要什么 | 乱世群英 | 军人婚姻网 | 印尼煤炭价格 | 拳王创世纪 | 腐男漫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