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税收动漫 >> 正文

【江南小说】时光听不见,我爱你的心声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天堂的天使,可不可以帮我对莫伊说:莫莫,我想你。

--苏墨白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莫伊宁愿没有遇见过苏墨白,那么她就不会知道,爱情可以这么美丽。

莫伊又一次在街角的花园哭得撕心裂肺。这么多年来,活在漆黑的世界里。在人前不管有多开朗多明媚,黑夜降临还是会止不住颤抖,恶梦还是会像潮水一般袭来。

“听说那个莫伊没有爸爸呢。可是她这么开朗根本看不出来啊。”“对呀,她妈妈带着她改嫁的。她妈妈是一个狐狸精。没想到秦大叔居然要她。还把莫伊养这么大。从来不抱怨。”“真看不出来,我还以为她是一个小公主呢。原来没有爸爸啊,不过她的继父还不错哦!”

莫伊回想着下午她们讨论的那些事情。心又痛了起来。本以为只要自己很开朗就不会成为舆论的焦点。原来原来,像她这样的人真的不配有快乐。就连她最好的朋友,依然看不起她,想着想着泪湿了一脸。忘了带好自己的伪装。

苏墨白告别朋友后去街角喂那些流浪的猫狗。苏墨白,一个明媚的男子。人如其名:像雪一样纯白,富有爱心并且单纯。当他看到哭成泪人的莫伊时当场吓傻了。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女生哭得这么彪悍。而且这个人,还是每时每刻都笑得像一颗星星的莫伊。

莫伊,苏墨白是知道的,眼睛笑起来像月牙一样。两边浅浅的酒窝更让人心生怜爱,这样的女生,会让每个人觉得很美好。她哭得这么旁若无人。她的眼泪,让苏墨白觉得好揪心,却有种别样的美丽。?苏墨白静静地看着莫伊,看着她由嚎哭到啜泣再到无声地掉眼泪。就这样默默地看着。

哭过了的莫伊仿佛灵魂回归,这才看到不远处的苏墨白。看到他眼里丝毫不掩饰的心疼。忽然又悲伤起来。她不要这样的可怜,她不要!“滚开,看什么看?”莫伊说完不顾形象地跑了。苏墨白站在原地,忘了开口,忘了发火。

莫伊心不在焉地走回家。向岚那个贱人又出去了,那个她应该叫妈的人,那个把她推进深渊的不负责任的女人。莫伊恨透了这个狐狸精一样的女人,带着鄙夷和耻辱?。秦远好像睡了,客厅没有那个男人的身影。莫伊蹑手蹑脚地回自己的卧室。“回来了?”突如其来的声音,让莫伊仿佛落入地狱般寒冷。她知道,是秦远。

“爸爸,还没有睡啊?”“我说过你妈没在时不要叫我爸爸,不早了,快睡吧。”秦远忽略了莫伊哭肿的双眼。“哦,叔叔,那我睡了。”“等等,你要洗澡吗?我帮你开热水。”“不......不用了。我、今天不舒服。”“那好吧。”秦远看了看莫伊。打着哈欠回到自己的卧室。?

莫伊像虚脱了一样,拖着身体进了卧室,把门反锁好。拿着藏在柜子里的刀,狠狠地在腋下划了一刀。钻心的疼痛让她慢慢忘了心里的伤口。莫伊脑海里一直回忆着那个穿白衣服的男生。那个悲悯的眼神。惶惚间听到用锁开门的声音,她知道是向岚回来了。不用想也知道向岚那个贱人此刻的样子:精致的妆容,暴露的礼服,还有浑身的酒气。

隐隐约约传来向岚和秦远交谈的声音。“小伊还好吧?”“恩,她很乖巧,已经睡了,你不要吵醒她。”“不愧是我女儿,你看到她那双眼睛没?真水灵诶,将来肯定能傍一个大款。”“她还是个小孩子你怎么有这种想法?”

“怎么?女儿生下来就是用来还债的,我养了她这么多年。连要点回报都不行吗?当初嫁给她那个短命鬼老爸,有了她这个拖油瓶。害我现在这么命苦。”

向岚妩媚的声音充斥在整间大厅。那悦耳的声音听起来这么恶心。这就是亲情,他们说的血浓于水的感情。真讽刺!不管乐不乐意,第二天一大早莫伊还是要到学校,带着得体的微笑。刚走到大街上莫伊就看到了昨晚撞见她哭的那个男生,一脸温柔,温文俊朗的模样。而莫伊看到他就像是看到瘟神一样。飞快地从他身边走过。隔着几米的距离,隔着稀薄的空气。莫伊听到他说:我知道你,莫莫,我叫你莫莫吧。莫莫我叫苏墨白,你要记住哦。”

“抱歉,我不认识你,还有请叫我莫伊。”

莫伊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而苏墨白毫不在意。“我在5班,与你同级哦!你要记住我,要记住我,我叫苏墨白。”

莫伊无视身后呼唤她的苏墨白。快步往学校走去。阳光打在街道上的法国梧桐上碎了一地。苏墨白看着前面那个单薄倔强的身影,温柔地笑了。阳光照射下扬成好看的弧度。

到了教室后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苏墨白对莫伊与众不同,那些喜欢苏墨白的女生对莫伊顿时改变了看法。

“小伊,你是怎么勾搭上苏墨白的啊?”莫伊最好的朋友安璐半玩笑半怨毒的说。对于她们来说,苏墨白便是这个偏远小镇的极品。但是莫伊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或许是莫伊把心思放在怎么与别人打好关系上。她与墨白错过了很多时光。“苏墨白,我不认识啊!”,在昨天以前她真的不认识他。可正是昨天,他们的命运已被颠覆。

莫伊一如既往地把微笑演得很熟练,笑容天真可爱?。而苏墨白,会远远地看着莫伊,看到她耀眼却没有灵魂的笑容时他会突然出现在莫伊面前,看到莫伊因为他而表现出的紧张,苏墨白会感到心疼和释然。莫莫,什么时候你才可以卸下伪装。

青春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走着。苏墨白有意无意地偶遇莫伊,出现在她回家了路上或者她总去的街角的花园。甚至还每天给她带早餐。就算莫伊对他冷言冷语苏墨白依然温润地笑着。慢慢地,莫伊开始不再那么抗拒苏墨白,会在他面前呈现自己懦弱的一面,有一个人会很关心你,这样也好啊。莫伊冰冷的心开始融化,她觉得她可以看到了阳光的暖。

有苏墨白,真好,真好。爱情,原来这么美丽。她想,她是开始爱了,不然怎么会闻到了幸福的味道。

就这样下去,该多好,没有那一天,一切都不会改变。莫伊与苏墨白就这样过了好久好久,没有谁点破那层朦胧的感情。

像往常一样,莫伊和苏墨白分别后回到家里,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收好。一开门就看到了阴着脸的秦远。莫伊如落冰窖,向岚又不在。莫伊止不住的颤抖。

“回来了”秦远慈父般的笑容溢满渐渐苍老的脸上。

“恩,叔……叔叔。”

“你在害怕我?”

“没有啊,叔叔我想去睡觉了……”

“不忙,你还没洗澡呢,累了一天了放松一下。”

“叔叔,我……”“别再说你不舒服了,借口只用一次就够了!我也还没有洗澡呢。”秦远扭曲的脸上是阴沉的笑容。

还是逃不掉吗?苏墨白,你在哪里?莫伊心里恐慌到了极点。秦远这个禽兽还是不放过她。莫伊的泪水止不住地掉下来,打在地板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空气里飘着一股绝望的气息。

看到莫伊在那里呆站着流泪,秦远并没有怜惜,一把抓住莫伊开始撕扯她的衣服。莫伊薄薄的衬衣被秦远几下就撕坏了。莫伊拼命挣扎,脑子里全是那个干净的男孩叫她莫莫的样子。那么天真,那么美好。

“求求你,不要……”莫伊微弱地求饶。

“又不是第一次了,你装什么?怎么,喜欢上那个小白脸了?你说要是他知道你的过去他还会要你吗?他那种人你要不起。”

莫伊知道,她和苏墨白的事情肯定被安璐跟秦远说过。秦远这句话,还是狠狠打击了她。心,仿佛撕裂了一般疼痛,原来她和苏墨白,一直都是两个世界的啊,自己居然忘了那黑暗的曾经,居然想和苏墨白一直幸福下去。

呵,幸福。自从向岚领着她到秦远家后,自从秦远第一次闯进她房间后,她的幸福就已经没有了。那么纯白的少年,她配不上,那么纯粹的幸福,她要不起。

莫伊失魂落魄的回到自己的床上,满满的都是苏墨白的身影,或微笑的,或安静的。他的每一点都那么完美,他有良好的家世,他有俊朗的外表,他有没被污染过的心。这些,莫伊都要不起。莫伊又拿出柜子里的刀,不再担心会被看别人到自己的伤口。一刀一刀地划在手臂上,血珠在上面开出妖艳的花朵……

那么,不能爱,就忘了吧,就这样忘了。莫伊烧掉了以往穿的衣服,全是绿色的,像生命的颜色。她以前想,她要坚强的活下去,变得足够强大,直到秦远被绳之以法的那一天。她的每一件衣服都给她坚持的勇气。她要活下去。

从这以后,莫伊不再理苏墨白,不再理任何一个人,不再一副爱笑的样子。变得越来越妖娆,像向岚一样。那个阳光的莫伊,彻底蜕成了一朵有毒的罂粟。抹黑色的唇膏,紫色的烟熏妆,耳朵上带着张扬的耳环,穿成熟妩媚的衣服。换男友像换衣服一样。却对痴情的苏墨白视而不见。苏墨白看到莫伊的改变,心痛得想要窒息,头一天还一起去图书馆,有说有笑,第二天莫伊却连看他一眼都不愿意。

向岚看到莫伊的改变,显得很兴奋,看到莫伊仿佛看到人民币在招手一样。而秦远居然很无耻的说这样也好,他以后需要她的时候不会再有愧疚感。

莫伊面无表情地承受着命运给她的一切,以前塑造的美好形象一夕之间被所有人忘记。当全校的女生都在声讨莫伊的花心以及对苏墨白感到惋惜时,莫伊仍然游走在一个个男人身边,苏墨白也变得魂不守舍,走在哪里都有人讨论莫伊。他那么爱的莫莫,那么让人心疼的女孩。他的莫莫。

他看到过莫伊身边换来换去的男生,听到过她妩媚的声音,看到过她妖媚的笑容。他知道他的莫莫不快乐。莫伊不再去图书馆,不再去街角的花园。不再去任何一个可能遇到苏墨白的地方。取而代之的是和每一个喜欢她的男生牵手拥抱甚至接吻。

苏墨白,离她的生活那么远,远到她穷极一生都不能抵达有他的地方。人依旧,情不再。最残忍的离别,便是不告而别。

依旧会在学校里相遇,可是莫伊对苏墨白的深情置之不理,就像那些美好的曾经不曾存在过。不是没有愤怒和无奈,苏墨白一次次去他们曾经去过的地方,可是那个人已经不在了。甚至有一次,苏墨白亲眼看到莫伊与一个陌生的男人接吻,他愤怒的走在那对亲吻的男女身边。看着陌生的莫伊,眼里满是痛心。莫伊也看到了苏墨白,本能地停顿了一下,然后又继续吻了起来。苏墨白握紧泛白的指关节,还是走开了。

第二天,苏墨白不管莫伊的挣扎,把她从教室里逮了出来。苏墨白看着眼前的人,那是他深深爱着的啊。带着蛊惑人心的美丽,可是苏墨白却感到很心疼。苏墨白问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而莫伊只是一句寂寞了。真的寂寞了吗?只是不想让自己残破的身体玷污那份圣洁的感情。所以只能让自己坏一点,再坏一点,这样就不会再妄想可以和苏墨白在一起。这些莫伊都没有说,她配不上他的圣洁了,不如让他觉得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坏女生。不能爱就恨吧,这样他也可以更久一点地记住她。哪怕想起来时一脸愤怒,只要记得就好。

当苏墨白疯了似的问她为什么不给他一次机会时,不是不感动,只是时间,一直没有给他们机会。莫伊还是忍着心里的悸动,她不想弄脏他的爱,唯一的办法,便是离开。莫伊说苏墨白不会为她打架,不会为她学抽烟,不会给他想要的富足的生活。

因为莫伊这些话,苏墨白学着改变,把头发染成张扬的红色,也去打了几个耳洞,甚至和镇上的小混混来往。他按照莫伊的标准改变着,而莫伊依然对他视而不见。苏墨白依旧固执地等着,他相信,他的莫莫会回来。

莫伊和最近认识的男朋友分别后,又开始吐了起来。那些男生爱的是她的美貌,想要得到她的身体。她便满足他们,和他们拥抱亲吻但是不会更近一步。可是每次分别以后她都会抑制不住地狂吐,连她自己也恶心这样不堪的自己。这样的自己怎么配拥有苏墨白?

莫伊正哭得忘情的时候苏墨白和他的狐朋狗友正好路过,看到了仿佛就要死掉的莫伊。苏墨白支开朋友,象他们初遇时那样,静静的看着她。莫伊抬起朦胧的眼眸,看到泪水倒映下的苏墨白。一切都仿佛回到了从前。

大概是喝醉了吧,不然怎么会见到想见又不敢见的面孔呢?莫伊自顾自地伸出自己的手,抚摸苏墨白的脸。“苏墨白,我真的好爱你,只是这样的我你还要吗?连我自己都不想要了呢。”“我说过,如果你需要我,我会一直在。”变得张扬的苏墨白眼里依然有着一抹柔情,“为什么要管我,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莫伊发泄着自己的痛苦。

“因为,我看到过你不快乐的样子。如果可以,让我保护你,不管以后如何以前如何,我,会一直保护你!”

莫伊的心一阵阵痛,有喜悦,有满足,“那,我们在一起吧。”,莫伊扬起脸对苏墨白说道。

不管以前如何以后如何,你会保护我的,对吗?

罢了,就这样大胆地爱一场吧。

莫伊又变回了原来的模样,开始穿绿色的裙子,只对苏墨白一个人笑。秦远有一次想侵犯她的时候。她拿着剪刀,向秦远乱刺,她不能再让别人弄脏了自己。最终秦远没有得手,莫伊终于可以保护自己了。他们象其他情侣一样,一起去图书馆,一起吃哈根达斯,甚至商量着毕业以后就结婚……

幻想啊,总是这么美丽。如果没有莫伊突然的昏倒的话,也许还会一直美丽下去。

那天莫伊和苏墨白从图书馆出来时,苏墨白看出了莫伊的不对劲。不知怎么的,这几天莫伊总会感觉很疲惫,但是因为和苏墨白一起她都忍了下来。苏墨白看到莫伊苍白的脸色,心疼地问她要不要紧,而莫伊强忍着说没关系,没走几步便昏倒在街上了。

当莫伊醒来时看到自己在医院。病床边是苏墨白呆滞的眼神。莫伊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很恐慌很恐慌。他们都静静的没有开口,病房的生理盐水味以及难闻的盐水充斥在鼻孔,让人感到一种压迫感。

癫痫的小发作怎样治
癫痫病的诱因及生活护理
南京看癫痫哪家好

友情链接:

望峰息心网 | 亲子鉴定需要什么 | 乱世群英 | 军人婚姻网 | 印尼煤炭价格 | 拳王创世纪 | 腐男漫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