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助理培训师 >> 正文

【江南】透明的城(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初建长安城初建的时候,在一片荒凉的地带,四周荆棘丛生,天空明朗干净;尤其是敦厚的玄武石,矗立得漫山遍野。这时的王朝,因为国基未稳,依然四处征战,但是开国的气象却已具备。考虑到建一个王朝,先要建一座像样的城池,把它作为都城。考虑来考虑去,先建长安。而且建长安的第一步,便是先建城墙。这时的城墙,都是就地取材,选取许多平坦的玄武石,用斧劈开,稍微打磨,就搬运到城墙脚下,把它们对缝拼接,堆砌起来。因为工艺不够纯熟,加之开国之初,民生凋敝,不易广征民夫,建起来的城墙,虽然十分障目高大,但是砖与砖之间的缝隙宽,表面非常粗糙。尤其是城墙上的城门楼子,顶下四根粗木支撑,顶上遮盖草棚,看起来非常简陋。

建了城墙,紧接着就建宫殿。长安城的宫殿,一律青色的琉璃瓦,瓦槽深沟崎岖,每到瓢泼大雨从天而降,瓦面上水流激荡,像漂泼的湖海。琉璃瓦下,就是高大的宫墙,宫殿中间粗大的圆木柱子,直撑屋顶,将整个屋梁撑到半空。站在宫殿脚下,抬头看,宫殿一半耸立在云霄中,经受风云的侵染;一半投下拖长的影子,将宫殿内外的亭子、花园、水池、暖阁以及浆洗的布幔,浓密地覆盖。

建好宫殿,其次就是建长安城的街道。长安城的街道呈井字形,四通八达,处处干净,没有一点杂尘,也没有乱拉屎尿的猪狗,更没有横冲直闯的骡子马驹。许多人走在街上,周围气息清凉,一点都不拥挤,感觉很舒适。而且过往的马匹以及推车,进退有序,从来都不混乱。天气晴朗的时候,街道上平铺的青砖,发出青湛湛的亮光。一旦下雨,街道两边的房屋树木滴下水滴,街道上水流滚动,可以很好地灌注、轻泻,通过地下的明渠,流到城外的护城河。

街道与街道划分之内,建有许多坊。坊内建有许多平顶矮墙的房子,它的四周又有矮墩的围墙,上面爬满绿色的长藤,即使在隆冬的季节也不凋零。或者长藤下面,围墙边上,常常种有许多秋色的海棠,绿色的丹橘以及清香的桂花枝。说到坊内,场地宽阔,可以摆满红绿蓝紫各色大缸,浆染布匹,也可以堆满各种大小原木,用来建房,还可以放风筝,自由地跑来跑去。至于坊内四周,平顶青瓦的房子,则是冬暖夏凉,早晨被清凉的雨露打湿,黄昏时候,冒出散乱的炊烟,经风一卷,悠悠地飘到长安城上空。

新建的长安规模具备,往下就是建立长安城的秩序。但是长安城的秩序,自然形成,皇家不下禁令,官府不收杂税,人与人之间各自礼让,十分融洽,从来不欺诈,不拐骗,也不闹事。

每到半夜三更,天上的月光白银似地,落在城池上,使得新建的长安,看起来很静谧,很优美。长安城的城墙上,没有守城的士兵,只有楼子里一个打更的更夫。这个更夫,一贯爱喝酒,有时乱打更,打错时辰,有时又因为酒醉,忘了打更。但是关系不大。因为经历战乱,都想着安居乐业,统统睡了。像刚刚开业的豆腐坊边,一个蓬着头发的乞丐,倚着墙脚下半块青砖,打个蹲,倦着身子,安心地睡着了。比如东头菜园里,新喂养的几头小黑猪,吃着清香的菜叶子,流着汁,吃饱或不吃饱,也不叫嚷,躺在草窝中,也睡了。或者是城墙边,几丛矮草中,数只凌乱的蟋蟀,月光下,跳到城墙上,找到有缝的地方,一头钻进去,聒噪几声,就相互交配繁殖或歇息了。就连千秋殿浅青色的流苏珠帘后面,一张淡蓝色的玉案上,摆放一只精致的兽头小炉,里面飘出几丝稀疏的青烟,看起来或有或无,感觉很飘渺,也像睡着了。可见是夜深了,烟也残了。皇宫内外,一片寂静,一片清凉。

到了第二天清晨,站在城墙脚下,可以看见浅草中许多蜗牛,沾着清凉的雨露,凸凸地爬行,留下浅色清凉的黏液,阳光下很透明,会发光。另外就是玄武石上站着的乌鸦,成片成片地飞,飞到新建的城墙上,看看天空和城池,带着惊异的目光,飞到远处天边一颗绿树上,隐没了。这时的长安,虽然只是初建,但是规模宏大,气象明朗,没有污点,也没有瑕疵,宛如大地之上一块透明洁白的璞玉。

我初到长安,经过城墙下面,当时建城用的石头,正在四处搬运,打磨,堆砌。而且城门边上,正有几个民夫用粗木搭建台子,站在上面,提一桶泥粉,刷高大的城门,堵了进城的通道。我围着城墙转了大半天,始终没有找到进城的口子。到了晌午时分,太阳晒着头顶,肚中饥饿,感觉困乏,就倚在一个搬运石头的车轱辘上休息。城墙上一个民夫,蹲在城墙上,岔开裤裆,吃着手中半个烙饼,见我衣服整洁,外地人打扮,于是问:“朋友,你哪里人?”我转过头,看着他,没说话。于是他又问:“看你今天围着城墙转了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我用手指向城墙内。他说:“你是不是想进城?”我点点头。他立马吃完手中半个饼,双手拍拍腰口,轻快地说:“你早说嘛,这两天新修城门,不好进城!”说着从城墙上抛下一根粗麻绳,又说:“你抓住绳子,我把你拉进城内。”我从车轱辘边站起来,走到城墙脚下,站在城墙下面的阴影里。民夫说:“快点,朋友,抓稳绳子。不怕的。”

我遵从他的吩咐,双手抓紧绳子。民夫另外叫来几个修城的士兵,一起把我拉上城墙。我站在城墙上,看着城墙下乱堆的砖头,又看看城外荒凉的天空和石头,什么话也没说。民夫搓搓手,爽朗地笑着说:“没办法,城墙刚修,不方便进出。”旁边几个灰衣士兵,也带着歉意,羞涩地说:“是的,是的,新修的城墙,阻了朋友的路,官府也过意不去。等以后修好了,就一切都好了。”我想想,也是。于是点点头,下了城墙。

二、风尚

一年几个月过去,我走在长安城的街道上,天气晴朗,白云万里,路边平坦干净,许多茶楼,酒馆以及旅店,新挑出长杆旗子,白底黑字,上书:西凉茶楼,大一酒馆,或者长安旅客,北冠旅店等等。我从长安城的西街,一直走,走到几棵杨柳下,往西转,这时朱雀桥正在搭建,不能通人。于是我唤了船家,上了一顶乌蓬船,水面上轻快一滑,就到了对岸。上了岸,我从袖里掏出几枚铜钱,随手扔在船舱里。划船的老汉,也不问钱多钱少,笑嘻嘻地,露着满口黝黑的牙,将手中小浆,水面上一撑,道一声:“好勒!”就划远走了。我从湖岸斜着往上走,经过脚下露湿的小路,有时见着浅草丛中,杂乱许多黄色的小花,散发清新的花香,有时见着几只小雀子,站在细小的草杆上跳跃,有时又突然听见“扑腾”一声,飞出几只野斑鸟。上了斜坡,站在一棵绿枣树下,回头看着湖面,湖水清澈浅绿,暗地里有跳动的水波,缓缓地张扬以及收敛。

离了湖岸,一直往前走,到了二娘豆腐店。店内整齐干净,桌椅表面粗糙有力。尤其是地方宽敞,横竖摆开八张方桌,屋顶平铺褐黄色木板,像一张开阔的布幔,张扬在头顶上。老板娘粗衣轻衫,指甲干净,目内含光,精神愉快,爽朗地笑着说:“客官,要一碗热豆腐吗?”我上下打量她,老板娘又说:“现在好了,天下很快就太平,可以安心地吃一碗豆腐了。”我点点头说:“好吧,来一碗。”

过了半晌,老板娘用一口粗大的碗,盛满白晃晃的豆腐,上面撒点葱花沫子,摆在桌面上。我看着碗里豆腐,头晕眼花,心想这么大碗豆腐,简直就是一海碗,如何下口啊。老板娘见我犹豫,双手搓搓胸前的围布,嘴角张出一丝浅笑说:“没事的,客官,只管放心吃,吃饱了就好了。”老板娘站在旁边,看我吃完一碗豆腐,满意地笑了。我说:“多少钱?”老板娘说:“你看着给,随意给点。”我随手掏出几枚铜钱,压在碗底,出了店铺。没走多远,就听见背后一个声音大喊:“客官,你给的银钱太多,我得还给你。”我将手向背后摆摆,没给她机会。

出了店铺,顺着街道往下走,到处都是新开的铺面,比如酒坊、鞋面点、铁匠铺、兽皮店、浆豆腐的作坊、扎纸花的短摊,整个景象,可谓百废待兴。但是这时的长安城,没有一处馆子妓院,也没有一个妓女,更没有任何流氓小偷。到处民心淳朴,衣着自然,讲究公平买卖,勤俭节约。除了偶有一些难民,涌进城内,带来战争的痛苦和受伤流脓的疤痕外,整个长安可谓风气大好,前景明朗。

顺着这条街,一直往下走,直接走到长安城的城墙边。这时的城墙,已经修好,城门像两片冲天的叶子,“哐当”一声巨响,自由地打开关闭。而且高大的城墙,在阳光下倾倒的影子,可以覆盖半个长安。出了城门,城墙前面的护城河,搭有非常宽敞的粗木吊桥,桥面上平坦宽阔,几百匹高头大马,完全可以并排地通过它,进入长安。站在护城河上,细细地看,水流轻浅,清澈见底,可以见到许多切凿下来的玄武石碎片。更有趣的是,护城河里新放养的几千尾小鱼,大头小尾,一律呈浅青色,停留在清澈的水中,仿佛镶在透明里,做成优美的琥珀状。它们在水中,自由地游弋,嬉戏以及吞食。这时的长安城,没有一样不显得开阔自由,也没有一样不显得淳朴、开放以及张扬。至于城外那一片荒凉的气息,已经开始受到城内淳朴自由气息的感染,慢慢褪去荒凉的色彩。

长安城的天空,湛蓝湛蓝的,长乐宫的门边上,一蹲高大的石头狮子,张开粗盆大口,背上的鬃毛,飞扬挺拔,仿佛对着广阔的天空,粗豪地叫唤。

三、诗与酒

新建的长安,看起来非常高大,但是不是非常稳固,它除了受自身淳朴自由气息的感染,还受千里之外的战事干扰。所不同的是,新建的长安,偏偏与任何以往的城池不一样。它不同的地方,首先表现在整个城池对于战争的感受。凡是国家初定,最容易带来战争的离乱,悲苦,以及生死无常的感喟。但是这一次的长安,却不一样,它抛弃这些东西,重新融合了北方广大的荒凉以及粗豪。另外不一样的地方,是长安城的街道十分干净,女人衣脚打扮非常淳朴自然,不论是乞丐还是难民,他们都可以在长安城任何地方,自由地倦缩憩息。其次就是皇宫内的宫殿,虽然非常气派,但是一点都不奢华,也不过分修饰。宫殿内的妃子,常常轻快地拿着小团扇,站在万春殿外,扑打流萤,也走进上林苑内,愉快地攀折花枝或者弹奏琵琶。

我到达长安,有些时日后,一天天看着长安城建起来,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冲动。我走在长安城的街道上,许多树木茁壮成长,甚至有些树木,长成参天大树,绿叶葱葱,轻垂下来,像漫天绿色的雨花。这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树枝高头,青砖拱瓦或者梧桐叶上,一片清脆的蝉声,像轻扬的笛声,悠远地飘到长安城上空。还有皇宫院墙内的兰花,在一个清露宁静的早晨,勃然开放,形成一片洁白如玉的花海。

每当我进出皇宫,看见宫殿青色瓦砖上爬动的蝉,就会很欣喜。有时看见一盆盆丹橘,从城门外送进城内栽种,也会很欣喜。还有的时候,我走在长安城的大街上,跟我熟悉或不熟悉的人,对着我天真地笑,我也会很欣喜。

出了长安城,大约几十里远,有一片绿色的林子,空山新雨后,石头会发光,还有汨汨的清泉绕着山涧而下,跌进空谷里,时时回响。到了这时,我就会静下心来,浴着林子里干净的阳光,坐在石头上,细细地猜想。这是为什么呢?这说明长安城除了很高大,很粗犷,离美也不远了。

我到了长安,见过最美的事物,首先是人。其次是干净的街道,明朗的天空,以及气派的皇宫。长安城内,许多衣冠整洁,举止自然的人物,从四面八方涌进长安城。同时,我见过最有趣的事物,都是稚子小儿,走在街道上,愉快地跳长绳,自由地放风筝以及高兴地打红枣。他们每天快乐地嬉戏,自由地玩耍,很天真,很可爱。他们从来不挑逗,不互相辱骂,也不胡乱撕打。

我走在长安城的街道上,见过最热闹的地方,往往都是酒馆。一个个白衣儒巾的士人,坐在酒桌旁,围成一圈,相互举杯饮酒。他们轻谈,欢笑,但是不碰杯,不大声喧哗,也不劝酒。这时,坐在我旁边一位白衣少年,腰口悬着一把长剑,面目清秀,唇口平滑,一双眼睛深邃清亮,举杯饮酒,动作轻快之极。我将手中粗杯,递到唇口边,来回拨动,细心观察他饮酒的动作。少年见我观察他的神情,爽朗地笑着问:“你不喝酒吗?”我也笑,没说话。他接着将杯子桌面上一碰,举止痛快地说:“来,我们痛饮几杯。”说着提过酒壶,筛下满酒,仰起脖子,一饮而尽。接着又筛下满酒,仰起脖子,一饮而尽。他喝得很轻快,很自由,没有太多拘束。再接着往下,又筛下满酒,酒沿着杯壁,细细地流下来,流到桌面上。我受了他举止的鼓动,也将酒喝干,接着问:“你也是初来长安吗?”少年看着我,眼睛充满光彩,点点头,又喝下一杯酒。我又问:“你为什么来长安?”他没说话。过了半晌,他突然问:“你为什么来长安?”我说,我来长安,因为长安城的城墙非常高大,因为它的街道,非常干净,没有肮脏的老鼠和蟑螂,还因为长安城的女人,个个自然,不施粉黛,真实可爱,更因为长安城的小孩,可以自由地诵诗,愉快地玩陀螺。少年看着我,神情焕发,一字一句地问:“还有呢?”还有长安城的宫殿里,妃子非常美丽,她们不虚荣,不浮华,不伪饰,站在院墙花枝下,走在月光下,洁净异常,生动迷人。少年站起身,目内有光,凝聚有力,腰口上一把长剑,银白色的刀鞘,闪闪发光。我问:“你要走吗?”少年没说话。我又问:“你打算去哪?”少年突然哈哈一声大笑,声音洪亮地喊:“小二!”小二提着酒壶,肩头搭着洁净的布帕,从楼梯上咯噔咯噔下来,立马问:“客官,你有什么吩咐?”少年乘着酒兴,舒张着性情,将白色长袖轻轻卷起,双手一扬,举止豪迈地说:“拿笔来!”小二听了吩咐,内堂取来笔墨,摊在桌面上。少年伸手取过笔,蘸满浓厚墨汁,略微沉思。我站在旁边又问:“你来长安,为了建功立业吗?”少年转过头,看着我,脸上露出神秘的笑,接着目光一凝聚,灵光一闪动,见酒馆一面淡黄色的墙壁,非常平坦干净。于是潇洒飘逸地绕过去,提笔一挥,笔法轻盈矫健,一气呵成。写完后,又将笔一投掷,袖口中抛洒几枚铜钱,哈哈一声长笑,十分骄傲,扬长而去了。

老年人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南京哪个医院治癫痫
脑外伤癫痫的症状有什么

友情链接:

望峰息心网 | 亲子鉴定需要什么 | 乱世群英 | 军人婚姻网 | 印尼煤炭价格 | 拳王创世纪 | 腐男漫画吧